奶奶的小脚

奶奶的小脚
作者:msq6627511     时间:2015-09-21 17:50     查看:1097 次
思念一双小脚,小脚的主人是奶奶,她饱受人生的沧桑,经历了很多苦难,见证了新疆的贫穷与落后,发展与辉煌,见证了三代人的磨难与幸福。

奶奶在六十年代从遥远的山东来到了新疆,来到了博湖这个小县城,只为了能吃饱饭有衣穿。那时候新疆还很落后,出门都是坐毛驴车,种地都是靠牛耕地,住的是土坯房,喝的是开都河里的河水,但就是这样的条件奶奶也感到很知足,因为那个时候老家山东闹饥荒还是比较严重,很多人都四处要饭。

到了新疆后,奶奶先是和爷爷到处干一些体力活,没有什么工钱能吃饱饭就行,没有一个像样的房子住,甚至还住过地窝子。慢慢地,实行包产到户了,爷爷和奶奶终于有了自己的责任田,终于感觉到可以翻身当主人了。从那时候起,奶奶便用她那双小脚不停的辛苦劳作。奶奶很能干,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从春到冬她一天都没有闲过,不是在地里忙碌便是在家里忙前忙后,伺候一大家人的吃喝拉撒。

奶奶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也就是我爸爸和姑姑,那时候穷啊,爸爸和姑姑基本上没穿过新衣服,没买过一双鞋,都是奶奶捡人家穿小穿破的衣服,白天辛勤劳作,夜里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一针一线的给爸爸和姑姑做衣服做鞋子,照明用的是煤油灯,烟大,熏的奶奶的眼睛又红又肿,一双手因为干的活太多而布满了老茧。

渐渐的爸爸有了妈妈,然后有了我们兄弟姐妹四个,姑姑也出嫁了,奶奶年纪也大了,家里的条件也慢慢好了,家里有了自来水,有了电灯、电视、电话。地里的活她干不动了,就呆着家里专门做饭喂鸡。记得那时候上小学,我们一回家放下书包便找奶奶,因为奶奶总是给我们准备好了吃的,要是回家不见奶奶就扯着嗓子在院子里喊她,奶奶不答应我们便嚎啕大哭。

记得有一次,当时我大概有六七岁,半夜开始发高烧,上吐下泻,不知道烧到多少度,浑身发烫,当时迷迷糊糊的开始说胡话,奶奶吓坏了,去医院也不可能,因为县城医院离我们那个村有七八公里路,而且根本没有什么交通工具,奶奶就一直守在我身边,不停的用湿毛巾给我擦拭额头、手心脚心等部位,怕我烧坏了,就这样守了我一夜。第二天早上我的病情总算是稳定了,奶奶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清楚的记得当时奶奶对我说“孩子,你可把奶奶吓坏了,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奶奶可怎么活呀!”

做家务也十分辛苦,爷爷和爸爸妈妈去地里劳作,我们四个小家伙去上学,奶奶就在家里不停的忙碌着,她要做一大家人的饭,蒸一大锅馍馍,择一堆菜、洗衣服、还要打扫房间、喂鸡喂鸭……

现在想想不知道当时那双小脚有多累,小时候真的不懂事,现在才明白奶奶有多辛苦。深深的记得奶奶那时候总是拖着一双小脚在院子里步履蹒跚的走来走去,稍微有点空闲她就让我拿着剪刀在太阳底下边晒太阳边把长在肉里的指甲剜出来再剪掉,有时候都剪出了血。奶奶说那是小时候大人让所有的女孩子都裹脚,可是又解放了,干部们挨家挨户宣传不让女孩子裹脚,所以奶奶的脚没裹好,脚变形了而且指甲老往肉里长,很疼。

奶奶最后的日子得了肺病,她不停的咳嗽,喘不上气,老是憋得慌,一看我们有空就让我们给她捶背,使劲的捶,这样她就不那么闷了,可即使是这样,稍微好点她还是闲不住,拾掇屋子,扫扫地,给我们整理衣物……

奶奶离开我们已经有八年了,我们会经常想起她,做梦时也总能梦见她慈祥的面容,她温和的笑脸,想起她的那双小脚。我想奶奶那么好的人,在天堂里她会过的很快乐!

(博湖镇人民政府 马世青 )

小脚奶奶
审稿编辑: 佟志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