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

秋雨
作者:匿名     时间:2015-09-21 20:53     查看:1387 次
一滴小雨,打湿了睫毛,顺着腮落下。
是那样的突然,来不及加衣,用什么来御寒?不伦不类的天气!
突然就冷了,树叶还没有完全变色,一派五颜六色的景象。
大概气候是最难揣度的,就像那躺在襁褓里酣睡的幼儿,梦里或笑或哭,难以琢磨。
忘记了所有的说辞,向日葵也弯曲了脖颈,撑不住饱满的种子,只有把自己的头颅一低再低。躺在田野里的打瓜,早就没有了枝枝蔓蔓,揣着一肚子的瓜瓤。沙枣树再也闻不到沙枣花的芳香,挂满了涩涩甜甜的果实。
也许过了夏天就是老年了,没有秋衣秋裤就会感到一丝的寒意,只能抽去最后一点点骨髓,让一粒粒种子似孩子般健康成长。
女儿感冒了,半夜打电话说突然没有了信心,一道物理题浪费了两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头绪。我安慰说先放下,等回过头来也许会豁然开朗。在这关键时刻,最不能缺少的就是信心。
起风了,刮起了尘土,看不见路的前方就是远方。
秋天了,羊群从夏牧场返回来了,个个膘肥体壮。
冬牧场一派繁忙,漫长的冬季就要到了。
你看,山后面的山,已经落雪了!
夜很静,只听到雨滴敲打的声音。
不管愿不愿意,还是坠落了。就像无法控制的情绪。
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以雨的姿态来探望深秋的夜晚。
天气很凉,又下着雨,没有人行走,只有那盏寂寞的路灯依然窥视着溅起的水花。
懒惰的诗人分不清季节,侧耳,那雨声变了节奏,零星而轻盈。没有雷声,没有闪电,落了又停,停了又落,敲碎了谁的梦幻?
没有雨声的夜会变得很漫长,就像那漫长的冬季。雨滴也凝结成了花,谁能不老去了红颜?
岁月蹉跎,一点一滴地消磨着,就像这秋夜里的秋雨,落在谁的眼角?又落在谁的枕边?
不要错怪了,雨也冷。你听,滴滴答答……
岳宗宏
审稿编辑: 佟志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