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自己远行

带自己远行
作者:杨召海     时间:2015-09-21 22:06     查看:1125 次
带自己远行(散文)


很多人,很多时候,就在一个地方生活,也不知过去多少年,白天晚上,周而复始就在一个地方工作生活,只有夜来临时,打开电视,才能见到画面中的外区,另一个城市或者农村的面貌与信息,这样的时候真得很多,有些时候还有一些人做过很多想去远行的计划,最终没有去成,还有些时候,有些人他们拿着地图,用意念指着自己想去的位置,那些位置都在地图上,在心里。当我在一个地方呆得久了,我觉得熟悉的连闭目都可以轻易走过的几条路,通过路车提示的车站位置,我就可以断定我去的地方,那地方的建筑道路特点,那的人群和那的人我都可以认出来,熟悉让我变得迟钝,变得平和,变得懒洋洋得,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也就渐渐习惯了麻木了。
很多年过去了,我在“达因苏”一个小山村,从小学到初中,都在一个山村里生活,从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也不知道城市是什么样子,只是见到邻里家从城里寄来的照片,那照片上有高高的楼房。那楼房对我来说是神秘的,它为什么能建那么高,为什么上面能住人,都让我觉得稀奇,当我第一次走出家门,也不过是100多公里的小县城,当我第一次见到楼房,见到街道上摆满摊位的小贩,见到车来人往,城市夜晚的灯火是那样灿烂,我在高楼前渐渐走动的身影,我仿佛走入另一个世界,我的吃惊与新奇占据了整个心房,到了夜里3点以后,我还不能入睡,我兴奋的听着每一辆走过的车声,那声音一辆辆过去远去……
第一次带自己远行,知道了城市与农村的距离,知道了城市的面貌,在远方让我第一次体会,想家的感觉,知道用目光望不到家乡的山峰、房屋的感觉,走在城市里宽广的街道上体会平整水泥地的感觉,觉得那么干净,觉得城市与农村区别太多,高楼宽街,干净的市场,与夜里丰富的灯光,也觉得城市的夜是五彩的,是飞越的,在音乐声里,在灯光的闪烁下在节奏里跳舞。
当我上大学在城市里,我知道那是我第一次带自己远行时,才有了去城市的想法。在我的潜意识里,我喜欢城市的节奏,喜欢城市的文化与干净的街道,当我在城市里上学,我又去了远山,去了美丽的塞里木湖,在伊犁、库尔顿自然保护区,我看到了大自然美丽的容颜,山峰之上洁白的雪,仿佛就在眼前,山的半腰处绿草茵茵,再往山下有成片的松树,松树周围有山花、有绿草,那绿清新的让你仿佛置入绿海之中,山上有雪,山峰处云在那里飘动,轻轻的就像软绸,在库尔顿我每天都用清新的空气净化心灵,我在半山腰处悠远的喊我爱你,远处会传来更悠远的声音我爱你……在松枝上看见两只羽毛蓬松的松鼠,眼睛停留在那好久,看着松鼠的每一个灵巧的动作,看着松鼠一蹦一跳,像要把自己变成了一只活泼的松鼠。在哈萨克居住的毡包前,山泉聚成的小河水明亮的像是碧玉,那山泉在我手指上划落下去,水滴跳入河水中,把我的人影打碎,把河水里看的清楚的小鱼吓的钻进石头缝里,那水凉,那透,透着灵动的光感,我用手中的画笔 ,用绿色、用翠绿色,用蓝,用深蓝,用五彩的石头对比,用光感下深深浅浅的色彩构思,山野、碧水的模样。从“达因苏”到伊犁,从伊犁河滚滚的浪涛里,感触到伊犁河的宽广、深远,站在伊犁河大桥上远望苍山重重叠叠,望着脚下的水向远方滚滚而去,望着晚霞沉重的霞红,斑斑点点在伊犁河水里跳动,伊犁大桥是我见到的第一座大桥,在我心中那桥雄伟宽大,车辆与人都可以平稳的走过去,而我的思想在那里停留的时间好长好长,到如今我还能将自己新奇的感觉与伊犁大桥紧紧相联。
要说人生如画,那么远行会还带给更多的美好画面,我在大学时学的是美术,所以我常常带着画夹,带着自己去寻找美丽的自然的风景,在美丽的草原上,牧人们在悠闲的放牧,它们悠然美好的生活,让它们几代人熟悉的在一个地方感受不到什么,而我们画出的每一张风景画,当地的少数民族都会觉得好美,有些不会说汉话的牧人,会伸出大拇指赞扬我的绘画。其实那只是很一般的色彩练习,就是因为他们没见过,自己也不会绘画,所以觉得这周围的山水还可以画出来,而且这么像,这么美好的颜色,在白纸上飞跃,在白纸上形成画面,吃惊又新奇,我们在自然保护区也为民族朋友画像,用铅笔飞快的画,画得像的时候,他们会围过来,索要这幅画像,当然我们很乐意送给他们的,他们也很好客的,用清香的奶茶美好的而纯正的马奶酒招待我们,在山野之中,在伊犁,我第一次找到更加美丽的视线,更宽广的眼界,思想随着自然不断扩展。
在远方我也用疲惫的身躯在月光下,用口琴轻轻吹着“妈妈的吻”、吹着“美丽的草原”,那优美的旋律。当阳光还未照射过来,山村晨曦的面貌已渐渐呈现,那从毡房升起的白色炊烟,凫凫升起,又款款的落在山松之间,那绿地显得更绿,绿得纯净,草叶尖上总挂着欲落欲滴的水珠,我用心感受着每一个远行的细节,感受大自然的美好博大,用自己的感情在美丽的山水之间穿行。
大学毕业后,我当了一位老师,好一段时间我就在一个地方工作学习,以前去过的地方渐渐成了回忆,我也发现自己变得沉默起来,当我在一个假期,谋划好了去石河子南山写生时,我就在假期,坐车先去了南山的一个小车站,而剩下的路线一无所知,我找到一个哈萨克族司机要他送我去深山,他同意了,当车在山道上行驶,我先觉得很害怕,之后渐渐忘了一切,因为山野,绿树、行云、流水喂着我贪婪的感观,我先是沉静,而后新奇、高兴,我发现我喜欢山野,这里我断定我从没来过。我从这个很旧的老式小车上贪心的望着每一座山,每一条车经过的河流,在远处我也望到一两只大鹰在山腰处盘旋,它们的飞翔很缓慢,那是鹰的本事,它们在滑翔。车到了南山深处,司机带我去的地方车不能上去了,我们下车,走了好一段路,来到一户牧羊人家,那司机让我呆在这里,他径自下山去了,当他走后背影消失,我的心中很快划过一阵孤单,但这种感觉很快过去了,我用目光寻找到周围的高山、树木,还有山腰处的牛羊,形成的一幅幅美丽的油画风光,我将在这里用心感受美好,将用灵巧的画笔把这美好的景。画在画纸里去 。这些都是我喜欢的,在这个牧羊人家,门口有一条山溪聚起的河流,河流的水清澈见底,只见水从高往低处跳跃的地方飞出一片白色珍珠,那水在山谷中,回响清楚,声音传得很远很远,就像思想联起来向远处扩散,扩散的感觉。在那次远行里,我独自一个人在山野间呆了15天,我把大片的时间感觉都与山与自然溶在了一起,当我要回来时,突然觉得自己头发胡子都长长了许多,在山泉中我似乎看一另外一个自己,老成、沉默而内心丰富的一个人,要回去时自然特别想家,想念妻子,想念母亲,也会想念朋友,我知道这15天对我的重要,15天我跑遍了周围的山地,在那里用画笔画出了近40幅绘画作品,在山野里,我寻找着美丽与自然的博大,寻找到无声的音乐,当晚霞中,牛羊的影子,溶在霞光中,草原深远博大,牛羊的剪影,让晚霞定格在思想深处……
后来我经常带自己远行,去南疆喀什,看香妃、看巴扎、看清真寺,看高城古居、看人海、看那一片土地上的维吾尔民族的文化。去巴楚看望地震灾区的民族兄弟,在巴楚琼库卡克乡,享受小白杏,桑椹的美味。在阿克苏,在库车,在和静,在阿图什,在吐鲁番……在南疆每一个城市连着村庄的地方,放逐我的思想,用目光感受苍天之下,新疆还有这么多的城市,还有这么多民族与民族之间交织的文化气息。
在阿拉尔,我找到了平静阔广的思想,阿拉尔建市不久,人自然很少,但这个城市明亮干净,不拥挤,在阿拉尔有一座知名度很高的学校,“塔里木”大学,在那里我寻到了一片梨园,梨园里的梨挂满枝头,而梨树春天是开花期,那时塔里木还在风中走不出来,圣洁的梨花,一样要顶风暴、沙尘而过,看着这即要成熟沉甸甸的果实,就可以知道经过风雨后,才会有收获的果实。
在心中我一直想往圣洁神秘的西藏,2005年10月,我独自一人去了西藏,虽然一路辛苦,翻越唐古拉山时,司机让我们准备好氧气袋,我可以感觉到缺氧的难受,人大多数变得无劲,气喘,而我并未吓着,我在山路上,任思想中呈现自己在体育场上的拼搏之影,于是我没有那么难受了,当夜过去,天刚亮,车就到了那曲,当车还未到拉萨,我就从车窗里看到一些嗑等身头的藏民,我觉得不可思议,但眼前是真的有人在一步一叩首,向前一路嗑去,车到拉萨市,这个城市挺现代的,很漂亮,一部分现代建筑在城市里展现,说实话,我不喜欢现代的这些新建筑,我的目光总在寻找布达拉宫,寻到大昭寺、小昭寺,寻找八阔街,当你在拉萨市行走时,在动感之中,你就会发现这里的藏民,在城里的已变得失去了传统文化的继承了,他们大多不穿藏衣,女的也不戴那些凝重高雅的首饰了,我只好到色拉寺去寻找,在那里我找到了传统衣饰的藏民,我激动的用照相机拍下了他们的状态,也用心感受到这个民族的文化,他们在我眼着是稀奇的,他们的语言、动作、表情,都是我要找寻感觉的东西,之后我去了当雄,去了那木错圣湖,去了日喀则,当然布达拉宫我反反复复去了9次,在早晨、在夜晚、在正午、在雨中……我每次去都会有新的体会。
有时我也能想起古人说的一句话:“走千里路,胜读十年书”。是的我认可,我走过许多地方,我发现自己心中的东西很多,这些东西和书本上的不一样 ,往往是真实灵动的,是目光、语言、声音、心灵滋养……同时抵达的一种境界,是你从书本中,从地图上无法体会到的感受。
带自己远行,是一条让自己开始,让自己在不知不觉学习体会知识的有效途径。很多时候真的要用心谋划一次,让自己远行的机会,当心灵与眼界打开后,你会发现,你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世界,真正博大的世界在远方,更远方的地方……

审稿编辑: 佟志红